一祥開卷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史上第一太子爺》-第八十四章秘查貪腐閲讀

Interpreter Cheerful

史上第一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太子爺史上第一太子爷
封锁消息可以理解,毕竟担心尚氏一族其他人出逃,但是,重赏镇边将军段飞飙,这就让人有些听不懂了。
萧高澹坐在龙椅上,满脸疑惑之色,过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景琰此话何意?难道是收到了什么风声吗?”
“皇父多虑,儿臣并未收到任何风声,只不过,都城发生如此巨变,定然会引起镇边军的猜疑,防人之心不可无!”
萧战慢步走上平台,在怀中拿出一份奏折,恭敬的递了上去。
萧高澹接过奏折,打开的那一刻,一行小字涌入眼帘,让他面色瞬间变得阴沉,段飞飙密谋造反,先稳,后杀。
“好,镇边军劳苦功高,段将军更是为了大梁尽职尽责,太子这份奏折写得好!”
萧高澹反应也很快,看着奏折上的一行字,满脸笑容,这一刻他是完全能够确定,自己这个儿子在帮自己坐稳江山。
此话一出,太和殿内一众大臣面面相觑,还没在激动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听到这样的话,皆是满面愕然,心中想着,还是手中有兵权好,即便嚣张如段飞飙,依然能够获得奖赏。
“皇父既然同意,那儿臣便去安排了,只不过,户部那里,还请皇父为水稷平反,毕竟身受尚氏一族毒害!”
萧战要让当年错判此案的皇上重新审理此案,只有这样,才能更有说服力,但是,这样的做法还是第一次,毕竟让一个皇上承认自己错了,那并非易事。
果然,萧高澹听到这句话,面色突然阴沉下来,手中竹简猛的收起,双眼满是怒气呵斥道;“水家的事情已经盖棺定论,此时再拿出来翻案,难道你要朕承认当初的错误吗?”
“不是,儿臣之所以请奏皇父为水家平反,正是为了给皇父树立威严形象,试想,在尚氏一族刚刚被剿灭之际,水稷直接被提升户部尚书,再加上皇父为其平反,其定然会感恩戴德!”
“不单单如此,也能让大梁众大臣看一看,忠心于大梁不会被辜负,即便是在形势所迫下受到了冤屈,还有皇父给他们做主!”
萧战面带轻笑,将事情的复杂性,重要性解释清楚,毕竟水稷十分重要,一定不能在自己离开以后出任何事情。
萧高澹听到这句话,阴沉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容,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他心中还有其他人选。
“景琰真的成长了,朕很是欣慰,竟然能够将问题想的如此透彻,朕选择你做储君真的没有错。”
萧高澹说完这句话,慢慢站起身,附耳轻声说道;“镇边军那里还是要谨慎处理,邻国虎视眈眈,尤其是燕国,最近他们行动很是频繁,一旦镇边军出了事情,大梁将陷入战火之中,甚至灭国!”
萧高澹虽然行事优柔寡断,但是,对镇边军之事很是谨慎,一直都在防范这个段飞飙。
萧战轻轻点了点头,后退一步躬身行礼,说道;“皇父放心,儿臣定将竭尽全力将镇边稳定,我们大梁不单单要守住疆域,更要踏出去,让那些人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好,放手去做,朕做景琰坚强的后盾!”
萧高澹很是高兴,因为,他很明白有一个能作战的儿子,对他来讲是一件极好之事。
“儿臣告退!”
萧战安排好这些事情,转身离去,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去找姜浮,这个老头绝对不能出事。
第一太子爷离开太和殿,一众大臣躬身行礼,身体弯曲,脑袋低垂,连大气都不敢喘,这乃是面对皇上都没有的待遇,足以证明,萧战的威名已经在众人心中扎下根基。
萧战没有管这些人的眼神,匆忙的走出太和殿,赶往天牢去见姜浮。
太和殿到天牢的距离大约有五里,萧战刚刚走出太和殿,看到不远处的项文柏,摆了摆手说道;“项将军,告诉你一件不好的消息,项家军的冤情还不能平反,因为时机还未到,吾要考虑边境的稳定!”
“谢太子挂念,这么多年末将都等了,不差这一时!”
项文柏躬身行礼,面带笑容的解释自己并不急。
爆萌狐妃:朕的萌寵又化形了
千島女妖 小說
萧战点了点头,项家军的事情一定要处理,但是,眼前如果处理了项家军的事情,那么段飞飙便会有所察觉,一旦边境出事,燕国必将大举进攻。
二人坐上马车,马车疾驰在街道上,百姓纷纷避让,侧目观望,引来一阵唏嘘之声。
“项将军这一次还要委屈一下,姜浮丞相肯定是不能继续留在都城了,此次他需要躺在棺材中出都城,虞县是重灾区,需要姜浮前去调查,而你需要保护他的安全!”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簽到 贏無慾
萧战想要分头行动,毕竟依靠自己的力量,速度太慢了,严济此时还没有处斩,要想将此人定死罪,必须要从已氏县下手。
项文柏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随即身体弯曲行礼,说道;“末将听从殿下安排,不过,末将担心殿下的安全,是不是换一个人,毕竟姜浮丞相以死隐瞒行踪,应该不会有强敌追杀!”
以死隐瞒行踪?
萧战听到这句话,微微皱眉,项文柏说的的确是没错,现在自己身边缺少人手,的确是不应该将其派出去。
死神少爷与黑女仆
“你先行护送姜浮出都城,任务完成直接前往已氏县布局,这样既能护送姜丞相,又能够协助本太子!”
萧战说话间,前方出现天牢石碑,天牢两个鲜红的大字格外显眼。
“谨遵殿下令!”
项文柏先一步下马车,将马镫放在一旁,躬身守在一侧。
萧战跳下马车,没有一丝犹豫,径直走向天牢。
“来者何人,天牢重地,擅入者杀无赦!”
守卫长枪一横,满脸怒气。
项文柏身形快速,直接冲到近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骂道;“瞎了你的狗眼,太子殿下在面前,还敢杀无赦!”
攻妻不备
守卫抬手将自己的帽子扶正,起身的那一刻,双眼盯着萧战看了许久,匆忙下跪,说道;“太子殿下恕罪,属下一时忘记了,毕竟当初二殿……”
“既然记性这么差,那就没必要站在这里了,回家养老吧!”
萧战留下一句话,踏步走进天牢,直奔姜浮的牢房。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守卫跪在地上,看着萧战离去的背影不停求饶。
此时的萧战没有时间理会此人,快速进入天牢,看着狱卒说道;“前面带路,本太子要见姜浮!”
“殿下这边请!”
狱卒弓着腰,在前面快速带路,将牢房打开后离去。
在一阵锁链声响中,姜浮的牢房门被打开。
姜浮猛然抬头,看到是萧战时,匆忙起身下跪,说道;“罪臣姜浮,拜见太子殿下!”
萧战快速上前,抬手将其搀扶起来,说道;“姜丞相受苦了,本太子这次来是想派你前往虞县,秘查贪腐!”


Copyright © 2022 一祥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