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祥開卷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修行心依舊 ptt-一七九章 兇人進場展示

Interpreter Cheerful

修行心依舊
小說推薦修行心依舊修行心依旧
支离山金丹崔昊哈哈大笑道:“成浩兄果然是个生意精,支离山也不是不懂礼数的门派,早就准备好了。”
崔昊一边说一边将一个乾坤袋递给李成浩。
李成浩接过来神识在乾坤袋里一扫点了点头说:“支离山够爽快,我这就安排白漠宫的弟子给支离山方便。”
两人分开各自回到自家阵营,只见支离山飞船中陆续飞出两三百炼气士,这些炼气士向下飞去,飞进十几万修士的人群中不见。
“成浩,你觉得支离山这唱的哪一出啊?”李无涯问。
“不清楚,但肯定有他们的打算,他们给出的费用不少,所以肯定不是光为了做生意而来。我已经让弟子们去悄悄打听了,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李成浩说。
但消息并没有马上出来,一直到第四天早上才有一个筑基来三人面前汇报。
“三位长老,支离山的来意打听清楚了,他们用低价引诱那些炼气士帮他们办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让这些炼气士对付一个人,他们没有说这个人是哪个门派的,只是悄悄的展示了一幅画像给那些同意帮忙的炼气看。”
“你搞到画像了吗?”李星河问。
“支离山的人做得很隐密,我们的弟子拿不到画像,只有几个弟子看到过,根据几个人的描绘,我汇总成了两副人像,不知道那一个更像。”那个筑基将两幅画展开说。
两幅人像都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从穿着上看不出什么门派的,这少年长得俊秀,两幅画像的眉目有五六分相同,只是一幅画像的人显得清逸出尘,另一幅就有点凌厉凶狠。
“这人肯定是天炎派的弟子,其它门派的弟子支离山不会花这么大精力来对付。”李天涯说。
“天炎派这几十年来最厉害最有名的除了那个叫陆全的没别人了。这人应该就是陆全,对了门派里应该有这小子的画像,只是我们都没在意,没人专门观看。”李成浩说。
“哈哈哈,天炎支离两派暗斗数几千年,以前都是相互杀对方的筑基金丹天才,现在到了杀炼气天才了,看来要由暗争变明战了。”李天涯笑着说,很有点看戏的味道。
“我倒是希望他们斗而不破,这样我们的门派才不会受到波及,天炎派用丹药盘剥各门派的资源近千年,各派都有意见,但他们处事温和。而支离山一旦得势说不定就是一个霸道的门派,到时各门派很可能要受欺压。”李成浩担心的说。
“管不了啊,管不了啊,这些个事就是宫里三个老祖也没有办法,我们更是只能在一边看着而已,话说回来,说不定两派斗出个结果来已经是几千年以后,到时我们都化为尘土了。”李星河用手摸了一下左边长长的白眉。
李无涯和李成浩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到了下午又有大型飞船进入山谷,是真言门到了。晚上是烽火台,然后是大泽宗,凌宵楼等门派陆续赶到。白漠宫的弟子也在这个时候悄然进入山谷。
三李自然是一一上前表示欢迎,各派的带队金丹也都纷纷行礼,并送上一份礼物表示敬意。要知道每一次道场开放,当地的门派元婴都会在千里内遥看,没有那个门派的金丹敢于放肆。
又到了早上,北灵境的冰宫弟子也乘飞船到了,北灵冰宫是一级门派是北灵境几大门派之一,他们不是一个门派前来,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六个北灵境二级的门派。
山谷中顿时更热闹了,西圣境几个大门派的强九境和北灵境的强九境在门派长辈的安排下,开始了百十场切磋。直到道场开放前数个时辰天炎派,木甲宗,紫英宗三个西圣境一级门派同时到达,山谷中的切磋才戛然而止。
白漠宫三李,支离山两金丹神识在天炎炼气弟子中来回扫着。
“陆全没来?!”崔昊有点恼怒道。
这些年支离山为了打探陆全飞剑的秘密花了不知道多少精力,但天炎境内其它门派就连根针都插不进,就算烽火台,万兽山庄等门派在天炎境内有分支,可以在天炎境内活动,依然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只是知道陆全并没有筑基而已,就为了这一个消息,支离山才打算在道场里强杀陆全,陆全再厉害能架得住数百人的围攻?那些小门派炼气士就算发现陆全是天炎弟子不敢动手,但他们只要来通报陆全的具体位置就是大功一件。
“别太恼怒,这个结局事先在门派中我们就想到过,毕竟是一个怪才,天炎将他保护在门派中也是正常的。”赵拓虽然失望,但脸色不变的说。
李成浩松了口气般说:“没来也好,至少两派可以将争斗维持在筑基以上的层面。”
“来不来都不关我们的事,就算有戏也是在多宝道场内,我们都看不到。”李星河笑了笑说。
“是啊,道场内部不管死多少人,到了外面都可以一推六二五,只能把仇恨记下而已。”李无涯说。
天炎这一次带队的是玉翠峰宋辉和玉莲峰的于胜,另有一个金丹在远处监护。于胜是一个医仙,派他来主要是为了道场结束时,有弟子重伤时可以及时救治。两个金丹和白漠宫共同主持了一个不长的仪式,然后就等着道场的开放。按惯例道场开放时由三个一级门派天炎,木甲,紫英及地主白漠宫第一批进入,然后是西圣境的二级门派在二个时辰后进入,再后就是北灵境的一级二级门派。
三级门派将在第二天早上才可以进入,再次一级的炼气士就要等到第三天下午才能进了。虽然晚进入的人得到宝物机缘低,但道场是化神修士身躯所化,处处带着化神修士的道意,在这种环境下,一个九层炼气士成为筑基的机率比外面不知道高多少倍,所以宝物反而是其次。
天空中露出一道光,光影闪动,一道旋转的通道口出现。
“多宝道场通道出现,炼气弟子上前,进入先辈道场成就非凡未来!”李天涯高声颂扬道。
四派炼气士共千余人,按事先说好的顺序向通道口移动。
每个门派都结成十多个人一组,他们相互握着手结个一个圈,通道口传出巨大吸力将一个一个人圈吸入然后不见。
“他们干吗都握着手围成圈啊?”远处的炼气士中很多人不解的问。
“一听你就是一个没见识的,道场的接引之力会随机将进入的人甩到不同地方,只有修炼同一种功法的人,用相同的功法结阵才会被道场认定为同一个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一个地方出现了。”有明白的炼气士马上卖弄。
听懂这个知识点,那些小门派的弟子纷纷商量,这些小门派反而没有这么多麻烦,他们基本上一个门派就一种功法。不像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门派有几门功法的,反而出现了有的人独自一个无法结阵的情况。
第四天上午,陆全乘坐的飞船来了。
再见,夏天
“晚了晚了,不知道道场是不是已经关闭了。”步凡了着急的踱着步。
“转什么,站好了!叫你和飞船的管事多结交,每天里去聊聊天,喝喝酒搞好关系,谁想到你竟然只会得罪人,要不然至于中途让飞船趴一次窝吗?”罗学坐在躺椅上微微抬起头厉声说。
“哎呀,掌门啊,我那里知道那万兽山庄的飞船管事,竟然敢这么做,不就是那几天他要的好酒我一时舍不得,说没有了换了另一个品种吗。真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个老不死的真意筑基。”步凡了一脸怒气。
“去啊,去啊,去打死他,反正他一个真意筑基经不起你几拳。”罗学脸上全是瞧不上。
步凡了马上软了下来说:“掌门,你也知道我只不过说说而已,万兽山庄哎,二级门派我那敢和他们动手啊。但现在怎么办啊,要是道场关门我们花的晶石就全打水漂了。”
罗学这才慢慢道:“放心吧,关不了门,来得及。事先和万兽山庄说好了的,必须保证让我们的弟子进入道场,这个管事的知道厉害。要知道这船上还有两千多其它门派弟子,他不敢。”
步凡了顿时轻松了起来,不等他笑出声来,罗学又说:
“不过呢,本来我们可以在道场开放的第二天就进入,现在只怕要在第四天才能进入了,也就是道场闭门前的一两个时辰进入。”
装甲核心5资料设定集
步凡了嘿嘿笑道:“能时就行,完成我们不贪那宝物,只求进去的十几个弟子能有一个筑基,花的船票就值了。”
罗学见飞船慢慢降落,于是一脚踢中步凡了的屁股骂道:“快滚去安排弟子进道场。”
马高跟着陆全下了船,只见远处一座大山,高二万米,隐隐然还有一丝人型,这因为就是那个多宝化神死后的化型巨山吧。
陆全走得很干脆,远处有一些人穿着天炎的法衣,但陆全丝毫没有去招呼的意思,径直走向那个光圈,一步踏入。
于胜看到这没点礼节的天炎弟子,心里一寒,顿生怒意,只是没等他把怒气发出陆全已经不见。
马高在通道外向天炎金丹筑基的地方微微鞠了半个身子,然后也一步踏入。
支离山金丹临时驻地,崔昊面露喜色的拉了一下赵拓,赵拓转身时陆全已经进入通道不见,于是问:“什么事?”看到崔昊的表情马上明白了什么又问:“那个小子进去了?”
只觉得天旋地转,然后马高出现在一个狭长通道里。要不是炼气时经历过更厉害的天旋地转,此时肯定会有受不了的感觉,马高想着。他知道现在必然是在道场的外围,马高在飞船上经过打听,知道通道的传送规则,境界越低传送到越靠外的地方。
陆全自然也不惧传送带来的旋转,不过在进入道场还是有一瞬间的眼不视物,就是这个时候,已经握在手中的飞剑自动飞出。
陆全眼里那一丝模糊消失,只见三十米外两个炼气修士正缓缓倒地,他们手里的剑也离体掉落。陆全明白这两人肯定刚刚见自己传送进来,想乘机出手,结果被飞剑自主杀死。
摸着飞回的飞剑,陆全却没有太高兴,这把剑以前需要先示警,然后接受命令后才出动杀人,刚才它根本没有示警,直接就脱离自己的手杀了两人。陆全对这种不受掌控的情况很是担心,最近两年,他一天天增加着这种感觉,飞剑好像慢慢的脱离自己的操控,这种脱离不明显,是一丝丝的在增加。陆全枯坐一年有余,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这是一场冒险,失败的结果就是死。陆全在此时一点不怕死,反正他要做的事就是在找死,天道誓言从来没有人能逃脱,至少是元婴以下的修士没人能逃脱。
看看倒地的尸体,陆全移开目光向四周扫了一眼,这里是一条七米多宽五米高的通道,前面四十多米就是通道口。陆全走到一边,手摸通道壁,坚固但不生硬,不似石头也不似金属,这是原化神修士死后的体内,本以为会摸到如同血肉的物体,或者像传说中那种大修士死后化为金石,但现在的手感两种都不是。
陆全向通道口走去,大脑里的记忆和现实开始对照,记忆中通道里有很多宽大如广场的地方,这些宽广的地方有很多释放道则的物品,有的像树,有的如碑,还有的像花。修士在这些释放道则的物品周围修行,会得到感悟而晋升。
陆全对所谓的修行全然没有想法,他的目的就是找到天炎的弟子,打听信中那个人在不在,在哪儿?
走出通道口,出现一个二百多米的广场,刚才两个修士的死太干脆,完全没有惊动这里的人。他们正坐在一个小水塘边修行,陆全用心看了几眼,一共三十七人,这水塘里面的水不是真正的水,这只是一汪道则化型的显现。
陆全放轻脚步走近,他生怕惊了这些人的修行,要知道惊扰他人修行,重的有可能会毁人道途,因为这人有可能正是这一时刻有所感悟。这三十七人里肯定有人是在护法,护法的人不可能不注意四周,所以他轻轻走过去,定然会有人和他交流。
果然陆全在离他们近百米的时候,有一个人睁开了眼睛,并马上飞跃过来阻拦。
陆全定下脚步等来人说话。
入受三分
来人离陆全四十米的地方停下,看看陆全身上那明显的法衣标识问:“这位天炎的师兄,有事吗?”
陆全笑问:“我想向你打听一下,你是否看到其他天炎弟子。”
来人这才看清陆全的面貌,面色一变说:“我去问问他们。”
来人马上回到人群中,唤醒了一个人耳语道:“师兄,我看到陆全了。”
鹅是老五 小说
这三十七个修士是三个门派的人,来人是仙霞府弟子,其他的有玄玄宫,其中实力最强的是大自在门人。仙霞府弟子很早就来了,他们得到了支离山的画像,知道陆全人头的价格。
仙霞府师兄忙睁眼看向陆全:“真是陆全,就他一个人,好机会。”激动之间声音超过了耳语。


Copyright © 2022 一祥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