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祥開卷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古穿今: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討論-第八十六章:想死了鑒賞

Interpreter Cheerful

古穿今: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
小說推薦古穿今: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古穿今:我靠玄学嫁给孤寡顾少轰动娱乐圈
第二天早起冲浪的人一看到这个热搜,亦是点了一进去。
这一点进去就被深深的吸引,看着底下热火朝天的评论撕逼,纷纷发表感想。
【我胆子小,之前一直不敢看这档综艺,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林予安冷冷清清的脸,我很心安,总觉得没有什么鬼是她解决不了】
【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爱她会抓鬼,只有我,爱的是她的颜】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只有我觉得林予安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吧?】
【刘思好讨厌啊,真希望下一期不要有她】
【秦丽好温柔,周宇很沉稳,不太喜欢杜明威和刘思】
远在辽城看到热搜的余哥神色复杂。
怎么说呢?
之前他的确觉得这是一档很有热度的综艺,什么鬼啊黑影啊灵异事件啊,都是节目组制造的节目效果。
结果……现在告诉他,这世上真有鬼……
要是林予安没有捉鬼的本事,在节目里出了什么意外,那顾少那边……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余哥恢复了一贯的成熟温和:“进来。”
“余哥,老板让你过去一趟。”
余哥:“……好,我知道了。”
林予安顺利的火了,可他……要凉了。
余哥走过明亮宽敞的走廊,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江钥的办公室。
映入眼前的先是一双小麦色的长腿,她赤着脚,双脚搭在桌面上,姿势最大程度的让自己舒服。
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轻飘飘的扫了余哥一眼,目光又回到了手机,看不出喜怒。
“江小姐,有什么吩咐?”余哥故作不解,温和的出声询问。
江钥将手里的手机扔在桌面上,示意他看。
余哥瞄了一眼,屏幕里正在回播林予安灭杀精神病医生的那一幕。
“嗯……真是没想到,林予安还有这种本事。”余哥蹙着眉,表情自然。
他也的确是没想到。
江钥冷冷一笑,“你怎么想?”
余哥心中叫苦,“我怎么想不重要,要看江小姐您怎么想。”
Be my Valentine!
“你这话说的像是我要针对她似的。”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对她接下来的工作没有头绪,江小姐见多识广,有更好的想法,那最好不过了。”
江钥看着余哥堪称完美的表现,心里一阵憋气!
从小到大,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讨好,顺从,骄纵!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告诉她怎么做不对,应该怎么做!
以前她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但是经过被苏珩骗,被鬼缠身的事,她才惊觉这样下去,她的路走不远,她的人生,只能在这一片舒适区,看到的只有自己愿意看到的。
这样不行,她不愿意这样!
江钥深吸一口气,看着余哥神情认真:
“……之前是我太过骄纵,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希望你能看到我父母的面子上,提点我,我……”
“并不想做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
余哥一怔,愣愣的看着江钥。
过了许久,他眼里划过一丝欣慰,“好。”
江钥笑了,笑容里是以前从来不曾有的平和。
“林予安的事是我不对,她靠着节目火,是她的本事,以后公司只要有合适她的资源,都先考虑她。”
余哥眼前一亮,虽然江钥开的这家公司跟顾瑾辞的娱乐公司没法比,但资源一旦倾斜到她身上,凭现在的热度和她的脸,也能火起来。
更何况,林予安还有顾少那边的关系……
经纪人和艺人本就是个利益链,没有任何一个经纪人会不希望自己的艺人火,他也一样!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余哥压下心里的亢奋,应了下来。
“嗯,你去忙吧。”江钥继续拿着手机刷着直播,挥手赶人。
话说两头。
非典型性暗恋
林予安循着阴气,找到了女鬼尸骨所在地。
一间不起眼的杂物间。
显然女鬼死去不久,他们还没来得及处理尸体,就化为了厉鬼,之后就再也没人敢来这里了。
所有人的脚步在杂货间门口停了下来。
想到十几年前有一个人女人在这里腐烂,面色都很难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总觉得空气中仿佛传来一阵阵尸体腐烂的味道。
“呕~!”刘思一个没忍住,脸色惨白的捂着嘴跑到了一边去。
秦丽犹豫一瞬,拿着水,跟了上去。
【秦丽真的很温柔善良啊,粉了】
【这叫包子,好欺负,之前刘思都那么说她了,她还眼巴巴的凑上去,真是够够的】
【你们看杜明威】
观看直播的网友看向杜明威,只见杜明威看向刘思秦丽的方向,然后也跟了过去。
弹幕里直接刷起了哈哈哈。
【太好笑了,他跑了,好怂啊】
【有的人表面上稳的一笔,实际上在偷偷的逃跑】
【宴浅这实诚孩子,就算是怕的要死,说了要跟就一定要跟】
林予安抬手,将关的紧紧的门推开——
一股恶心难闻的的气息瞬间涌了出来,同时——一个白色的物体恶狠狠的扑向了林予安!
林予安反应极快,抬手就将那东西拍到了墙上。
【什么东西!?】
【窝草!吓死!女鬼把人骗进来杀?】
【额……是那个娃娃】
林予安冷冷的瞥向掉落在地上的娃娃,神情冷怒。
手撕鱸魚 小說
娃娃掉落到地上之后,迅速的膨胀,变大,张牙舞爪的嘶吼,“不许伤害我的妈妈!!”
说着再度飞扑过来!
林予安抬起脚,一脚让它踹到了杂物间的门上,它的身体被死死卡在了门框上,偏还挥舞着两只细细长长的布偶手臂,“不许过来!!”
看着滑稽又诡异。
林予安置若罔闻,抬脚就朝着门口走。
突然她目光一凝!
只见她的脖子前面,凭空出现了一根长长的铁丝。
丝线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中泛着冷冷的光。
她几乎可以预见,她若是没那么敏锐,这丝线会割掉她的脑袋!
眨眼间,周围突然漆黑,身后的宴浅周宇等人转眼间消失,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人。
林予安神情冷淡,冷笑一声:“怎么?想不通了?想魂飞魄散了?”


Copyright © 2022 一祥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