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祥開卷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第一百零五章:他是我的伴侶讀書

Interpreter Cheerful

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
小說推薦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穿越远古携千亿物资帮反派养崽崽
狐娇娇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愣了一下,定睛看过去,还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眼花。
龙墨身边怎么会有个雌性!
还是个长相如花似玉、我见犹怜的柔弱小美人儿。
部落里总共就十几个雌性,狐娇娇来了这么久,几乎都眼熟过了,可以肯定这个雌性她没见过,不是部落的雌性。
愣神的功夫,鹰远和众兽走了过来。
“鹰远!”鹿眠儿突然从一只兽上跳下来,扑进鹰远怀里。
狐娇娇这才发现,原来族长不仅是叫她一个人来了,是把这些兽人的家人伴侣都喊来了。
“鹰远,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会这么早回来,物资呢?海盐呢?”族长一门心思都在物资和海盐身上,根本无暇注意多出来的雌性。
想到路上发生的事情,鹰远脸色难看,搂着鹿眠儿,沉声回答:
“族长,对不起,路上遇到了天火,物资都被天火淹没了,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回来的。”
“什么!天火?物资也没了?”族长脸色一白,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鹰远点了点头,“而且去海边的路也全都被天火覆没了,我们在附近找过了,没有路可以过去…”
此话一出,众兽脸色都如死灰一般沉寂。
天火拦了路,物资又没了,剩下的时间根本不够再找齐物资,就算找齐了,天火必须等到冬季被雪覆盖,才会彻底消失,否则他们无法过去。
这是要把他们逼上绝境啊!
族长身形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狐娇娇连忙扶住族长,听到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的心也沉了下来。
“这、这可怎么办……怎么会这样……”族长苍白的唇不断颤抖,一脸悲伤,“没有海盐,明年我们部落可怎么熬过去。”
狐娇娇瞬间恍然。
原来那个梦境不是凭空出现的,此行的路上龙墨他们的确平安无事,可换不到海盐,来年雌性就无法生存,雌性灭亡,部落就等于灭族了。
没有盐,她和这里的所有雌性,都可能活不过明年冬季。
原来梦境预知的生死之险在这里。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物资,不如再凑点物资,我独自前往海边,争取换一些海盐回来。”鹰远一脸自责的道。
族长虽然悲痛,却没有失去理智。
“不行,天火范围极大,你是飞不过去的。”族长摇头,严肃的拒绝鹰远的请求。
要是在天火燃烧的途中筋疲力竭,又找不到休息的地方,就只能死在天火之中了。
“可是……”
鹰远皱着眉,还想再争取一翻,族长已经抬手打断他。
“好了,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我会再想办法,大不了,把雄性的海盐都省下来,留给雌性用。”
族长语气坚定,根本不给他插嘴的机会。
看着众兽垂头丧气的样子,族长叹了口气,拍了拍鹰远的肩膀,安慰道:
“你们刚从天火中死里逃生,不要自责,就算是兽神来了也没有办法,都回去好好休息吧!”
见族长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大家却更加愧疚了。
一个个都低头,沉默不语。
这时,族长才注意到兽人群中还有个陌生雌性,一脸惊讶:
“这是谁?怎么会跟你们一起回来?”
狐娇娇也看向那个雌性,察觉到众兽的目光,雌性怯生生的往后缩了缩,似乎是不敢说话,双手抓得更紧了。
龙墨眉头微拧,往旁挪开了两步,扯出她手里的兽皮。
雌性脸色苍白,这才胆怯的开口:
“我叫凰月,是在路上逃难时遇到龙墨的,我的部落被其他部落攻打,族人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多亏了龙墨救了我,不然我就死在森林里了,我能不能加入你们的部落?”
有雌性加入,对部落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他们部落本来就是杂居部落,并不排斥外来兽人,听到这话,族长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可以,当然可以,我们部落非常欢迎你。”
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一旁的狐娇娇听到这话,却脸色一僵,狐疑的看向凰月。
凰月?
这不是书里女配的名字吗?
原著明明是鹰远救回了凰月,凰月因此对鹰远一见倾心,即便他有伴侣了也一直喜欢鹰远,是鹿眠儿的头号情敌。
怎么现在变成了龙墨救的了?
“谢谢族长,你们部落的兽人都是好人。”凰月低头道谢,一脸感激。
她身材高挑,看起来并不算弱柳扶风,但一张单纯无害的脸,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怜惜的念头。
这一道谢,部落里所有兽人都不好意思了。
收留雌性,占便宜的是他们才对。
“凰月,你和他们赶路回来一定累坏了,我让雌性带你先下去安顿,以后需要什么,再来找我。”族长一脸慈祥的说道。
“好。”凰月单纯老实的点了点头。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族长环顾一周,目光落在性格最外向的虎晶身上,招了招手:
“虎晶,你带凰月去休息,熟悉一下部落吧,就让她暂时住在你那里。”
虎晶没有伴侣,又最开朗,和她住在一起最合适。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虎晶爽口应下,从人群中走出来。
箭魔 小說
万物商乌尔苏斯的选择题
哪知,凰月看了虎晶一眼,就胆怯的缩回龙墨身后,小声询问道:
“族长,我、我害怕,能不能让龙墨带我熟悉部落?其他兽人我不敢。”
看到凰月这一副单纯无害小白花的模样,狐娇娇就一阵来气,书里原身的四哥狐清远就是喜欢上了她,却被她利用,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她走上前,拦在龙墨和凰月中间,朗声道:
暖婚新妻,老公深深爱 安暖暖
“不好意思,我的伴侣不喜欢和别的雌性接触,你就克服一下吧,毕竟龙墨是我的伴侣,你总不能因为害怕部落所有的兽人,就缠着我的伴侣吧?”
凰月小脸一白,咬着苍白的唇,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对不起,我……我没有纠缠龙墨的意思,我不知道他已经有伴侣了……”


Copyright © 2022 一祥開卷